注册
 找回密码
 注册
手机精英

精英乒乓网-乒乓行业权威媒体,乒乓器材专业网站

搜索
斯帝卡杯

韩莹,在世界杯上削亮全场

2020-12-4 18:51| 发布者: 大的洛夫 | 查看: 2246| 评论: 0

放大 缩小
简介:在威海举行的女子世界杯刚刚落幕,韩莹便匆匆回到驻地收拾行李,去上海中转前往日本,参加T联赛。“马上要打的是团体赛,自己的比赛还好,胜负都是自己的事,但在团体里我的成绩会影响队友,所以还是挺有压力,这种 ...
在威海举行的女子世界杯刚刚落幕,韩莹便匆匆回到驻地收拾行李,去上海中转前往日本,参加T联赛。“马上要打的是团体赛,自己的比赛还好,胜负都是自己的事,但在团体里我的成绩会影响队友,所以还是挺有压力,这种压力和参加女子世界杯不同。”2020迪尚女子世界杯是韩莹第一次参加世界杯比赛,入籍比较晚的韩莹直到去年才获得参加世乒赛和世界杯的资格,本以为原定今年年初举行的釜山世乒赛将是她参加的第一场世界级乒乓球比赛,却因为疫情延期了。但韩莹觉得居家防疫的日子,有充足的时间和家人呆在一起,还教会了女儿打乒乓球,这段生活过得很有意义。

约上韩莹采访的时候,她已经到达上海的酒店,好像心里不能放着未完成的采访约定一样,韩莹决定先聊完再吃晚饭。“很幸运”“不后悔”“没纠结”,当我们对照着韩莹的“乒乓履历”一起聊的时候,韩莹这样形容着她经历的关键节点。


 不打削球?那可能早“被转行”了


 “首先说最近的,能参加女子世界杯就很幸运,我算是替补……不是算是,我就是替补参赛,回到中国比赛,家人朋友都很关注,我打得也不错。”韩莹开心地说。作为闯入4强唯一的非种子选手,韩莹算是在第一次世界杯之旅中削出漂亮的一仗。她自己很清楚,赛前几乎没人看好她这位“年纪最大的参赛选手”,这就像她小时候徘徊在国家队门口,却不被看好,也没有入队。“当时削球就是作为陪练,想要打出来,除非成绩特别好,我打球的时候就明白这个‘概念’,世界比赛和世界冠军什么的,就是离我很遥远。”深知削球之路难走的韩莹最开始打的是攻球,为了进沈阳市队,父亲建议她试试打削球。一句“改了试试看”,真让韩莹试出了甜头,小朋友力量不够,打削球能力都不强,韩莹不但削进了省队,还在少年比赛中削出了好成绩,“当时觉得自己这个打法很占便宜”。


 小时候进市队、打出好成绩,长大后获得去德国俱乐部打球的机会,都是因为韩莹改打了削球。难怪她被问到“也许当时一直打攻球会进国家队”这个假设性问题时连连摇头说:“打攻球我可能早就退役了,我们一起打球的那一批队员,最后剩下的就是打削球的我了。”

大事都自己拿主意,不纠结


 初到德国,韩莹经历了语言不通和打退堂鼓的日子,她都坚持了下来。逐渐韩莹在俱乐部里打出的成绩越来越好,更重要的是,她发现自己越来越喜欢乒乓球,喜欢训练也喜欢打比赛,她能意识到这些,都是因为认识了俱乐部的队员兼教练雷洋。曾经是北京队一员的雷洋陪韩莹一起训练,给韩莹调整器材,帮助韩莹在比赛中迎来越来越多的胜利,让以往在比赛中打得没有章法的韩莹,终于有了自己的乒乓套路。韩莹与雷洋也就这样顺其自然地走到了一起。


 29岁的时候,韩莹怀孕了。一边是生宝宝,一边是进国家队,站在这个十字路口……韩莹打断了这个假设的选择,“不是这么回事儿,我就没想过放弃孩子”。生下健康的宝宝,不是当时韩莹的头等大事,而是她唯一的事。至于生完孩子之后要恢复训练,韩莹也早就想好了,“我当然要继续打球,虽然靠我老公一个人工作我们也能生活,但我也想继续打比赛,能让家人生活得更好更舒服嘛”。

10月生完孩子,11月底韩莹就恢复训练了。半年多后,全家搬到杜塞尔多夫,韩莹进入了德国国家队。国家队的训练强度比在俱乐部时一下增大了很多,让韩莹把生孩子长上的十几公斤都瘦了下来。回忆起那段高强度训练,韩莹觉得很幸福,那是她头一次尝到有教练帮她训练、有老公在身边辅助、身边有人全心全意帮助她一起进步的滋味,“那时候涨了好多球,队友们也会羡慕我,真挺幸福的”。


 赢球从来不哭


 在德国国家队,韩莹和队友们之间的实力差距不大,想争取参加比赛的机会,就靠积分排名。2016年,世界排名第8的韩莹参加了里约奥运会,奥运结束后,韩莹家里多了块奥运银牌,她的世界排名也又晋升一位。德国队在女团半决赛与日本队拼到第五盘,韩莹在第五盘用一场五局大战击败福原爱,帮助德国女队历史上首次进入奥运会女团决赛。

“最后一个球是擦边,赢下来以后,我还在举手示意,有点不好意思使劲庆祝。”韩莹详细地回忆说:“后来我们队员都哭了,我还在想,我是不是也应该挤出几滴眼泪?”从赛场下来的韩莹还和老公开玩笑说,是不是出汗太多了,身体里没有水分了才没哭出来。“其实仔细想想,我真就没有因为赢球哭过。”那最近一次因为输球哭是什么时候呢?韩莹有点不好意思地回答说:“我不骗你,就是昨天,昨天输了伊藤美诚之后,可能是觉得太累了吧,有想哭的感觉。”


 韩莹说的是女子世界杯铜牌战,第一次参加世界杯的她跻身4强,在所有人看来,她已经完成得非常好,韩莹自己也承认,这已经是她能打出的最好的状态了。“我已经特别努力了,4强中只有我是从资格赛打起,我所有的比赛都一场不落地打了,我年龄是最大的,其实我能在中国参加这次世界杯,打到这个成绩,我是没有遗憾的。”但半决赛3比4不敌陈梦,铜牌战0比4不敌伊藤美诚,“打到这份上,距离奖牌距离胜利就差一点点,我还是有一点点遗憾的”。韩莹坦承地说。

首次参加世界杯的韩莹闯入4强,并且在半决赛中给陈梦制造了不少困难。


给世界杯上的精彩球,配个欢快的音乐吧


 女子世界杯上,韩莹淘汰赛的第一个对手是现在世界排名最高的欧洲选手波尔卡诺娃(4月排名14位),对韩莹来说,这是位熟悉的老对手。“她之前因为伤病休息了好久,刚恢复训练一多月,我没想到她能打这么好,我在比赛中处于下风时,就对自己唠叨唠叨,要主动一点,拼一下。”韩莹说,1/8决赛对她来说肯定是个机会,如果这个机会没抓住,她会觉得很遗憾。两人拼满了7局,最终韩莹没有让自己遗憾,晋级8强。“打完1/8决赛消耗了不少体力,所以1/4决赛把我排在最后一场,我觉得真是幸运。”韩莹1/4决赛的对手是打球风格很凶的郑怡静,韩莹很清楚,每次和郑怡静打比赛,对方总是能打得和之前不一样,因此赛前她也做了很充分的困难准备,并且对自己有信心。在4比2战胜郑怡静后,韩莹想到第二天的半决赛和晚上的比赛,一个想法冲进大脑,“不会明天我一局都赢不下来吧”?

半决赛韩莹的对手是陈梦,第一局韩莹一直领先,并以11:4先下一城。“我已经赢一局了,比自己预想的好。”韩莹这样想,但她最终还是输给了技术更全面更先进的陈梦。“中国队员技术太全面了,根本没有给我考虑问题的时间。”不能有任何除了“一个球一个球打”以外的想法,是韩莹打半决赛时最大的感受,3比4,她已经全部发挥出来了。


 铜牌战对阵伊藤美诚,赛前韩莹就知道这场球很不好打,伊藤的打法就是克削球,这就好像小时候打队内大循环,总有一些运动员的打法是削球过不去的关。“伊藤拍的那一下很厉害,反手那面又不吃旋转,在赛场上有些她打过来的球,我自己都觉得她打得太好了,完全没有给我纠缠的机会。”韩莹0比4输掉了铜牌战,下场后一看时间,才不到28分钟。接着她平静地走着流程,接受了各家媒体的采访,把想哭的心思留在第二天才稍微透露。


 赛后韩莹收到了很多家人朋友和球迷的鼓励,大家夸她打得太好了,顽强又漂亮。韩莹在比赛中的多拍回合,被媒体和网友做成视频发布在网上,她自己也看到了。“在这个关注度这么高的比赛中展示自己,真的很开心了,但是好多视频里都给我配了很悲壮的音乐,给配个欢快一点的吧。削球一般都是挨打,最后能攻出去那一板球,真的很爽。”最后韩莹笑着说。


 ——本文节选于2020年第12期《乒乓世界》


小伙伴们,你们有什么样的观点和看法呢?欢迎留言讨论!




声明:以上内容为网友上传用于球迷免费分享,本平台仅提供信息存储服务。如有来源标注错误或侵犯了您的合法权益,请与我们联系更正、删除,谢谢!
路过
路过
雷人
雷人
握手
握手
鲜花
鲜花 (1)
鸡蛋
鸡蛋

刚表态过的朋友 (1 人)

已有 0 人参与

会员评论

推荐阅读

  • 微信二维码
    微官网
  • 微商城二维码
    微商城
  • 腾讯微博
    精英微博
  • 网络合作
    网络合作
返回顶部
意见反馈

关闭